龙口不锈钢加工

嘀嗒顺风车为用户带来“小确幸” 让人们在飞驰的车上感悟人生

发布日期:2021-11-24 15:5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对不同的人,顺风车有着不同的吸引力。对李东旭来说,顺风车留存着现代社会逐渐遗落的人情味儿。对赵晓雪来说,顺风车打开了通往新思想的大门。而对张璐来说,顺风车就是悠长而真实的生活本身。

  共同开启一段顺风行程,仿佛打开了一个过去未曾探寻过的密闭空间:这是重新审视人和人关系的时刻。彼此知晓对方并非自己的服务者,但双方又同处被一个订单撮合的行程,在好奇、试探、感念、欣赏中,完成自我固有观念的审视和升华。

  “顺风”常和祝愿联系在一起,因只有对方一人前行,所以献上祝愿,“祝你顺风”。而在真实的路上,在同一时空中,有人顺风就有人逆风,难得的是,他们各自因寻到了温暖的同路人,而让每一程,在心里都是顺风。

  2006年的一个早高峰,李东旭边开车边听交通广播。一位家长打电话求助电台主持人,说孩子还有三天要高考了,但是出租车约不上。接着又接进了其他家长电话,也是类似的求助,想看交通台是否有办法帮着协调。

  他在心里算了下,每年高考时间都差不多,一个城市少则几千个考生,多则上万个考生,但出租车总量是控制的,即使心有余,往往也力不足。

  正午的阳光让人焦躁,李东旭吃了两口饭,心里仍想着早上电台里说的那件事。有主意了!他联系到所在车友会BBS的版主,商讨后在论坛发帖,“有没有可以顺路爱心送考,这是一个好事”。结果,很快帖子有了回应,一个传一个,当天一下子报名了50多位私家车车主。

  李东旭还能清晰回忆起当时情景,“我们车主电话、车号、路线、途径学校都发在论坛上,然后大家在底下跟贴,很快这50辆车就全满了。”

  第一年,这些车主因一条帖子“联合”了起来,将这些考生安全、准点地送到了考场,此后爱心送考便成了一种“心照不宣”的传统。如今,李东旭作为爱心车主,已达15个年头。

  而“顺风车”这一方式,也在李东旭心中种下了好感。有一年,他自己作为乘客,拼了一辆顺风车回家过年。那位车主说,新买的车开回家,还不太熟练。后来,李东旭帮他开,一直开到了目的地,他开玩笑跟车主说,“你看今天来的到底是一个乘客,还是你雇了一个司机”。车主听后呵呵一乐,也没收钱,后来俩人还成了朋友。

  “这就是顺风车有意思的一点,它并不像网约车那样,我们上车,然后到了下车。顺风车人性化的地方就是在这里,有感情味的地方就在这里,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公益性。”李东旭说道。

  如今,作为嘀嗒顺风车车主,李东旭一直保留了一个小习惯。妇幼医院附近,常年堵车很厉害,但他只要看到起终点在妇幼医院的顺路订单,通常都是优先接,有时还会因此放弃更省时的单。在他数百单的嘀嗒合乘记录中,起终点为医院的订单占到了1/5。他接过孕妇,也接过医生。

  在李东旭的影响下,妻子也成了一位嘀嗒顺风车车主。对俩夫妻而言,给其他人的出行带来便利,让他们觉得有价值。“我们不能像英雄一样,只能做到力所能及。”

  妻子今年怀了二胎,让李东旭更增添了做一名父亲的责任,也让作为嘀嗒顺风车车主的他,在很多细节上考虑更周到。比如现在,他在车上专门准备了一个适合三岁以上孩子的安全坐垫,而在前座靠背的后面,还放了一个卡通收纳盒,里面有儿童湿巾等各种幼儿常用物品,以备带娃乘客的不时之需。

  作为乘客,赵晓雪属于很容易“自爆”职业的那类人,这源于她在顺风车上的放松。在车上,她会接工作电话,有时还会进行一些广播电台的连线。车主一听,就知道她多半是法律人,甚至是律师。

  “我有个法律困惑,您能帮忙解答一下吗?”这是赵晓雪在顺风车上听到多的略带试探的询问。每次,她都会笑着跟车主或同乘者说:“没问题啊,你看咱们一路同行就是一种缘分,在这个空间内你可以享受一对一的免费咨询。”很多车主后来都和赵晓雪成了朋友。

  在身边人眼中,赵晓雪是一位上海的“非典型”精英律师。除了平时的诉讼业务之外,她会去做一些偏远乡镇的普法工作,与嘀嗒顺风车结缘,也是因为去的那个乡镇实在太偏,打不到车,最终在嘀嗒上约到了顺风车。

  在工作上,她会把家庭教育的同理心用到婚姻案件中,让当事人能够真正敞开心扉。在她手里,和解的比诉讼多得多。赵晓雪觉得,两个人和平分手,达成一致,对孩子是建设性的,婚姻虽然解体但是挽救了两个家庭,这样成就感会更高。

  作为嘀嗒顺风车乘客近6年,赵晓雪遇到过各行各业的车主,有公务员、私营业主,她很喜欢在顺风车上交流,把顺风车作为“新思想的大门”。听到不同行业背景的人,对法律行业有着不同看法,她受到很多启发。如今,赵晓雪微信朋友里将近1/5都是嘀嗒上的同行车主或拼友,有些还成了她法律顾问单位的客户。

  她觉得,在真的顺风车的生态下,每个人的关系是平等的,因而大家各方面都会显得很谦逊,最终回归到我们中华民族传统的美德。“顺风出行,能把人的这种好,发挥到极致。”

  有一次,赵晓雪参加一个行业会议,提前约的顺风车快到了,但会议还没结束。为了不耽误车主,她先后两次让车主不用等自己,且她可以支付车主的损失,但车主说,“没关系,等你“。

  上车后,赵晓雪心里非常过意不去,主动表示“要不我付两倍车费吧”。“该是多少,就是多少”,车主回她。后来,车主给赵晓雪讲,他有家人就在该行业,所以理解时间的不可控。

  “我就觉得这种时候,真的是会有些小小感动,因为他会体谅你的难处,这可能也是顺风车的独特魅力吧。”赵晓雪说。

  对于设计女高管张璐来说,为孩子提供更好教育支持的前提,是不断提高自己。她曾是一位拼命三郎,一年基本100趟差,维持了六七年,有了孩子后,出差频率逐渐调整为50次左右。

  顺风车给她的工作和生活,提供了很好的缓冲空间。张璐习惯每天带电脑回家,可以在车上看电脑,看资料,回微信,打电话。“有时候我会在家楼下站着,打完最后一个工作电话,到家后就会把手机收柜子里,全心地陪孩子两个小时。”

  有时候在职场上遇到负能量,张璐会在顺风车上获得“治愈”。合乘车主和拼友各坐一处,大家有种“围炉夜话”的亲切和安全感,路上一个多小时的时间,相互之间毫无保留地真诚交流,互相分享经验,张璐觉得自由、解压,也收获很多。

  “你永远有不想对家人说的话,朋友也不可能天天有时间听你倾诉,大家都很忙压力很大,别人对于你的负能量会抗拒。但在顺风车里,同行的人有时间、空间互相治愈,就不用把负面情绪带回家。”张璐说道。

  她觉得,顺风车上的人和人,是介于陌生人和真正生活中朋友之间的第三种状态。有时候会遇到“长线邻居”,还出现那种“你今天六点回家?我把某东西带出来了你帮我带回家吧”这样的对话。

  有时,遇到的车主同住一个小区,张璐会相约车主一起去超市买菜。有时候会带一些她觉得好吃的零食,分给合乘的车主和拼友,一起分享美味。遇到有孩子的车主,他们也会一起讨论给孩子买哪本练习册。

  “今天城市太大、太陌生,你会感觉特别无助,你需要有更多的熟人、朋友,其实这是你在社会中的安全感”。她觉得,顺风车可以带来这种天然的温暖和善意。

  8041小时,11年,2156次,是我的飞行记录。大学毕业后我就去航司工作了,从副驾驶做起,五年多升为机长。我是在机场搬迁后,开始正式成为一名嘀嗒顺风车车主,有时候能拉到自己航班的旅客,蛮惊喜的。

  我家离机场太远了,开车要将近2个小时。能有顺路乘客,觉得一路开车就没那么辛苦。他们知道我是飞行员后,会问一些好奇的点,比如怎么选座位合适,怎么买票性价比高等等,我也会给他们一些建议,比如早上和晚上的准时、便宜。

  有一次晚上10点钟,飞机降落,有点飘雨,我在嘀嗒接了顺风单准备回家,看到乘客有点眼熟。想起来是我航班上的阿姨,当时看到她一只眼睛缠着绷带,手里还拎着水果等几大袋东西,我还特意嘱咐空乘人员,照顾一下。

  聊起来知道,阿姨来自重庆的偏远山区,来北京复查眼睛。这是她第一次坐飞机,为了节省路费,也没让家里人陪。

  我看目的地是这家医院,就问阿姨今晚打算怎么住。她说想先在医院附近找个便宜的床位。当时到医院附近已经凌晨十二点了,我也不太放心她一个人,就说帮她一起去找。

  周边很多旅馆床位都满了,好不容易找到个落脚地儿,直到凌晨一两点,才安顿好一切。离开时,我打算给阿姨免单,她却不肯,看到她头发贴在脸上,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,然后用带着口音的话,跟我一个劲儿表示感谢。我觉得她就像老母亲一样的人。

  顺风车给我带来了很多以前未曾体验过的感觉。比如在今年疫情期间,我开顺风车意外载到了我的偶像,一位戏剧界的知名演员。

  我自己平时在一家机构管项目,但工作之余酷爱看戏剧,他的每场戏我几乎都去剧院看过。也因此,虽然他带着口罩上车,但我一眼就认出来了。他先是有点惊讶,然后就很开心地跟我打招呼。

  在交流中知道,因为受疫情影响,剧场没有工作,演员的生活其实很难。我就跟他聊,说我特别喜欢他哪几场的表演,哪些细节表达特别走心,希望像他这样的好演员都要加油。

  一路上,我们相聊甚欢,这种感受其实很特别。我没有觉得因为他是偶像,我就惴惴不安;他也没有对我设起心防。下车时,他跟我道别,说等恢复演出了,送我两张VIP票,感谢我对戏剧的支持,也感谢顺风车让我们有机会相识。当然,我也给他免了单。

  顺风车带给我的另一个改变,就是让我觉得和世界有了更实在的连接。以前觉得世界就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就是家人,但发现通过嘀嗒顺风车,我可以让一些人的某次出行,因为我们的同路,而变得有些许的不一样,我会觉得心里很暖。

  遇到老人搭乘时,我每次都会把他们送到小区单元楼下。我想象有一天自己家老人在外,也一定有顺风车车主耐心细致地把他们送到留下,让腿脚不方便的他们少走两步路。

  遇到带幼儿乘车的年轻父母,我都会很理解,如果孩子在车上哭闹,我会让他们取用我事先准备好的“百宝箱”,里面有一些玩具和饮料,往往这个时候车内气氛便一下子和谐愉悦起来。

  我自己上班比较早,顺风车乘客中有不少是医护人员和老师。他们工作很辛苦,上车后常会闭目养神。这时候我会主动带上耳塞,不让音乐广播的声音影响到他们休息。

  乘客也会给我带来不经意间的温暖。记得一次清晨六点,我开车去上班,顺路捎带了一个装修工人。对方说因为他要在七点赶到工地,怕其它公共交通方式赶不及,所以提前约了顺风车。

  我看到他在车上小心翼翼的,有点不知道怎么摆放手脚,他是怕把车弄脏。其实他衣服上虽然有油漆痕迹,但还算比较整洁。那一刻,我有点感动,也觉得对方很不容易,后来主动给他免了单。

  我是一位85后的成都人,很喜欢聊天,觉得别人愿意对你敞开心扉,是一种信任。而我自己,也会因为帮助到别人,而有很大的成就感。

  我与顺风车结缘是2015年,现在顺风里程11000公里,信用分满分800分。遇到的有些外地乘客比较健谈,知道我是“老成都”,常会问我可以去哪儿打卡街边美食,老城区有哪些街头可以走一走,聊聊新闻轶事、风土人情,有时候我们还会一起哼唱赵雷的《成都》......他们跟我一路,也乐于学习一些“本地方言”,比如用四川话说“谢谢”、“巴适”、“要得”、“乖娃儿”。

  有一次遇到一位顺风车乘客,应该是一位刚入职场不久的小姑娘。对方情绪有些激动,跟我说她要立马辞职,上司太欺负人了。我估计是她刚和领导吵完架。

  等小姑娘情绪平复一些,我赶忙安抚她,跟她说“不要冲动,冲动只会让事情更糟”,然后顺带分享了一些我自己的职场建议。巧的是,大概一个月后又接到这个小姑娘,问起她的近况,她说回去和领导好好沟通了一次,问题已经解决。我觉得挺欣慰的。

  还有一件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今年夏天,我早上送完老婆和孩子,然后去接顺路单的乘客。上车的是一位年纪大的奶奶,带着她孙女。孩子很可爱,但能看出比较拘谨。这位奶奶主动说孩子有先天障碍,需要去特殊学校上学。

  我听了,心里很不是滋味,人和人的境遇如此不同,真的很希望自己能做点什么,帮到这位小女孩。我就在脑海里使劲想,有没有我知道的相关信息,可以分享给他们的。然后我就和奶奶聊到了运动疗法、音乐疗法等,奶奶还问了些细节。

  到了目的地,我没有立刻离开,而是远远看着这位小女孩,被门口的老师领进去,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,只希望小孩今后一切顺利。

  在平行的时空,每个人走着属于自己的完全不同的路。但始终有那么一群人,因着自己的温暖,共同在顺风车上筑起了一路的好时光。

  关注国脉电子政务网,政府CIO的思想阵地与交流平台,5000位政府CIO在这里读懂“互联网+政务”国产电视剧最新好看排行榜前10名 2018国产电视剧有哪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现场直播